建南京总部、推概念车、继续融资,造车一年的FMC步调更快了

建南京总部、推概念车、继续融资,造车一年的FMC步调更快了

▲FMC北京办公室

在当下这股新兴造车浪潮中,FMC(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)起步较晚,直到2016年4月才成立公司,而后也一直保持着较为低调的姿态,募集资金、招揽人才、研发产品。

FMC之所以吸引着业内人士的关注,源于这家公司是由腾讯、富士康与和谐集团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投资基金——和谐富腾孵化而来。而且,有趣的是,FMC还拥有两位外籍掌舵人:CEO毕福康(Carsten Breitfeld)是前宝马i8项目总负责人,总裁、COO戴雷(Daniel Kirchert)则是前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、华晨宝马高级副总裁,后者是出了名的“中国通”,曾在南京大学就读。

此后的发展中,FMC在全球多地建立起了研发中心:慕尼黑分部主要负责车型设计与工程类研发工作;硅谷分部负责车联网、自动驾驶系统、用户界面等软件类研发工作;而深圳分部则主要负责供应链、制造等方面的工作。

2016年底,FMC获得最新一轮融资,资方为和谐集团、力合汽车以及晋享集团,不过具体数额并未透露。此外,公司管理层也进行了注资,对此,戴雷向新智驾表示,“这也代表我们对这项事业的信心和责任。”

2017年1月,FMC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合作协议,共同建设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基地,规划总产能为30万辆,总投资超过116亿元人民币。主要看中那里的供应链和人才,因为多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在此设有工厂,而且同行们也选择将工厂或研发中心设在此地。

戴雷向新智驾透露,南京工厂将在今年7月开始动工,工期为18-24个月,内部有非常详细的计划表,只不过目前还不便透露。他还称,南京当地政府部门基于支持智能电动汽车发展的理念还为FMC开设有“绿色通道”。同时,南京方面新的团队也开始组建起来,戴雷也将更多精力放在了南京。

以后,南京会是FMC重要的基地,不仅有工厂和研发中心,也是公司的总部。在戴雷看来,将团队的重点力量凝聚在一处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至关重要。

当然,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竞争非常激烈,诸多公司已有具体产品,而其余的则依然在为第一款样车而努力。他们将未来两年视作产品量产的黄金时期,而整个领域的创业窗口期集中在未来的5-10年甚至更短。

戴雷也认同这样的判断,所以过去的一年时间里,带领着FMC一直处在快跑的状态。他表示,慕尼黑研发中心的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加点,为产品开发和迭代忙碌,而自己也一直在为南京工厂和当地团队组建奔忙。

没有一款具体的产品是FMC的现状,但戴雷称他们第一款车型的研发进展非常顺利,这是一款SUV,已经有非常具体的设计方案,包括车型平台、核心技术参数都已确定,由慕尼黑研发中心主导设计,年底前会推出第一款概念车,与量产车接近。

不过,人尽皆知的是,造车是重资产行业,虽然先期已经拿下了一笔投资,但还远远不够,仍需继续找钱。戴雷自信表示,“有很多资金实力雄厚的投资人对我们表达了强烈的兴趣,我们也一直会吸引一些新的投资者加入,具体是谁、投多少还不方便说,我觉得现在资本市场非常看好智能电动汽车这个领域。”

戴雷强调,FMC真正由管理团队主导,“几个股东除财务投资之外也会对我们有一些支持,但是他们不会参与公司的运营,完全信任管理团队。”

如今,这家中国资本投资、传统车企背景的外籍高管领导、以南京为大本营的“中国车企”已走腾讯分分彩过一年历程。市场定位也越来越明晰——面向中国的年轻高端消费者,而且还要双线并进,开拓美国、欧洲市场,走向全球化。

接下来,FMC仍将面对重重阻碍,无论是外部的传统车企、新兴车企带来的竞争,还是自身供应链、资金、量产、市场方面要面临的问题。

那么,戴雷如何看待以上这些问题?在公司的产品、资金以及策略方面又有哪些思考?(公众号:)新智驾最近采访了这位中文流利的职业经理人、创业者,并将内容整理编辑如下:

▲FMC总裁、首席运营官兼联合创始人 戴雷

谈产品

新智驾:能否透露一些产品细节?首款车会搭载自动驾驶系统吗?自动驾驶硬件和软件方案是自研还是寻找合作伙伴?

戴雷:我们的首款产品是一款中型SUV,它是类似于奥迪Q5、宝马X3的车型,但会有更大级别车型才拥有的空间。外观方面,第一款产品会拥有漂亮、经典的设计,同时具备未来感。这款车型还会有很多新的功能,它真正会变成人的伙伴,它会了解你,会为你提供一些建议和选择等。

首款车型会在2019年上市,那时相信大部分国家和地方还不能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,但我们的产品要百分之百做好准备,适应自动驾驶的内饰设计、传感器等都要配备。

自动驾驶方面我们有几个合作伙伴,会腾讯分分彩官网整合最好的资源,比如说在地图、传感器、AI等方面都会有很强的合作伙伴,但我们自己会有独立的解决方案,不会买某个供应商提供的全部解决方案。

谈资金

新智驾:和谐富腾最终没有参与FMC上一轮的投资是为什么?上一轮投的是和谐、力合和晋亨三家,想知道你们和投资人是怎么聊的?

戴雷:首先和谐、富士康、腾讯三家是我们的发起人,后来和谐富腾这个基金没有投进来,主要是去年人民币流出的限制,目前我们跟这三家仍保持着密切沟通。

已经投资我们的投资人,最认可的还是我们这个团队,也很认可我们准确的产品定位,我们要做中国最主流的细分市场(SUV),要直接做量产车。

现在我们也在不断地增加新的投资者,我现在不能具体说是谁,但总体进展都很顺利。

新智驾:FMC在接下来有哪些方面准备去怎么花钱呢?

戴雷:最重要的是研发,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最大的比例放在产品本身,创造价值,这是最重要的。当然我们也要建工厂,要尽量节约,不要浪费钱,建一个合理投入的但是符合高端标准的工厂。

新智驾:您应该非常了解特斯拉这家公司,十年前推出第一款产品,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盈利,现在又面临着下一款车即将量产。FMC未来也会遇到这样的(关于盈利的)问题,不知道你们现在如何考虑?

戴雷:第一款车我们也不能说第一年就可以盈利,但是在一个合理的时间之内我们可以达到盈利,这是有必要的。要有一个合理的成本、可观的毛利、合理的价格、合理的销量。

你不能只做一个产品,不考虑这个产品能不能赚钱,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辆在价格、功能和美学设计上达到完美平衡的产品,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选择。

我们通过规模化、共享的生产平台,可以做到很高的公用配件率。此外,成本管理很重要,我们会有线上的直销模式,也会有线下的体验店,但我们不会选择全部自己来投资建设线下体验店,这没有必要,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,而且投资也太大。

谈策略

新智驾:未来的市场策略如何?

戴雷:我们的市场包括中国、美国和欧洲,计划同步推出。中国市场是最重要的,我们开发产品第一考虑的还是中国消费者,我们推出品牌最主要考虑的也是中国消费者。

新智驾:之前您说FMC要在软件和系统方面取胜,是不是说要把重点放在软件和系统方面,对整车制造不那么看重?

戴雷:不能这么说,我们必须有传统汽车制造的能力,必须有人非常懂传统那一部分。传统厂商在制造这个领域可能有几千人,我们可能是几百人,因为有些没什么差异化的工作可以找一些合作伙伴帮我们做,这样我们可以保持比较小的规模,比较灵活。

新智驾:传统车企也在加速转型电动化、智能化,FMC的优势是什么?    

戴雷:首先,我们的管理团队中真正拥有造高端电动车经验(特斯拉)。同时团队还有传统整车制造的经验(奔驰、宝马),也会有很多来自互联网企业的人才(谷歌),具备创新的思维。

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传统车企那样的历史包袱:不愿意转型那么快,因为太快的话,会影响他们短期的利润和盈利,能够迅速决策,拥抱新趋势。

新智驾:FMC和同类新兴造车企业相比,优势在什么地方?

戴雷:首先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,因为他们与我们有共同的梦想,想要用互联网智能化的汽车替代传统的车型,所以我们觉得第一位的竞争对手还是传统车企。

我们比较独特的地方在于:

一是我们的管理团队拥有成功打造出高端电动车的履历。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,如果没有成功做过车会有很大的问题,未来产品能不能落地,是不是安全、高品质等,都需要依靠传统整车制造的能力;

第二,我们的车型属于是中国最大的细分市场,去年中国的高端车市场达到220万辆,17%的增长,同时我们会有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;

第三,我们也会从头开始做全球布局,从技术的角度来讲,同时做中国、美国、欧洲市场很不容易,但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,因为消费者要认可你是真正的高端豪华品牌,他要看你是不是真正的全球布局。

新智驾:许多新造车企业已经推出了产品,比如蔚来汽车、奇点汽车、Lucid Motors等等,而FMC还未有具体产品,会有紧迫感吗?

戴雷:我们的态度一定要很谦虚,市场上新出现的公司和产品我们都在分析。

现在可能有几十家这样的新造车企业,我相信会有几家成功,假如某一家公司有非常棒的想法,我们可以学习和合作,对大家有利;但同时要看到他们出现的问题,提醒自己避免一些问题。最重要的是我们有自己独特的路线,有信心去实现。

现在这个阶段,大家更看好落地能力,虽然我们的车上市会晚于很多对手,但是我相信这不是个坏事。

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